婚姻的两种猜想
他沉思道:“一场病便能让一个稍富裕家庭倾家荡产呀。”“可不是吗,以我爹常说,有啥不能有病,我们要是敢去河边玩儿,或是淋雨,回去就一定会被揍一顿。”杨和书笑问,“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满宝精神一振,乐颠颠的道:我爹叫周金,我家可穷了,你可要记住了喲。”杨和书笑容一僵,问道:“为什么要让我记住?”满宝和白善宝对视一眼,连忙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
大陆综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