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雄救兵第一季
于是邻居们开始站到堂上来,一开始还想都不得罪两家的,结果这种琐碎盾最难以厘清,自然,也最容易找到是谁与他们传的这些话。 没有的时候师兄弟也会说小话,“以后骟猪也会骟马一样流传下去吗?”“应该会吧,白县令不是说了吗,过的猪更好养大,肉味也更好。”牛二狗呼出一口,“那我们只学会骟猪,以后也能养糊口了吧?”孙新点头,往外看了一眼后小声道:“琢磨些治煮的病症,只要养猪的人多了,我们以后不愁饭吃。”牛二狗也左右看了看,小声问道:“大师兄,师父骟马的技术你学会了吧?”孙新叹气着头,“我是见过不少次,但我从未亲手动过,应该行。”他道:“马比猪可贵太多了,未来的长官也未必有白县令的宽厚要是骟死了问罪……”牛二狗一抖,立即不敢再提,“能学会骟猪我也很知足了。”“不过师父治疗疾的几个方子我都背下来了,就是对判断牛的病我不够熟练。”牛二狗也点头,我会给母牛摸肚子,上次师父去给母牛接生我就跟着的,学了好多。”师兄弟两个对视一,立即决定互通有无,互相学习。 白善
欧美综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