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电在线
全网最痛恨的男人
殷或看着满山的梨树,惋惜道:“还真是可惜,你有什么法吗?”白二郎也看周满,“你……你不会是想自己买下来吧?”周满瞥了他一眼:“我倒是想买,那也得卖得出去啊。”善切了一片给她,然后分了大家一人一片,剩下的自己咬了,他微微点头,“味道还是不错的,水也很多。”满细细地尝了尝,颔首道:“是不,拿来做梨膏也不错。”白善挑眉,梨膏?”周满点头,“对,正好天冷了,咳嗽的人多,一直到明年天气回暖,这类润肺止咳的东西该都好卖,尤其是家中有不喜吃药的子的,只要价钱不是很高,肯定很人买的。”周满扭头问阿山,“我教你们熬制如何?阿山一头雾水,“熬什么?”“梨膏。”阿:“我不认识,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“可以润肺咳,你们的梨卖不出去,不如做成梨膏来卖。”“会有人买吗?”“会的,”周满笃定道“只要你们的质量好。”阿山还是担,“要是那几个客商还是联合起来不让买呢?”“不会的,”周满道:“到时候我可以替你们推
记录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