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十九妹
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,见是白便又低下头去写,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来请大夫。”周满头也不抬,“给谁请啊?”“四哥。”周满就停笔想了一下,问道“什么病?”白善:“晕船?”他也有点儿不确定,含笑道:“他说自己现在看东西都是晃的,上还总是做噩梦,觉得还在船呢,他想请别的大夫去看看。”周满琢磨了一下,总算放下笔来,“他这是信不过我医术啊。”白善忍着笑道:“他说这是术业有专攻你可能不擅长治晕船症。”周满一愣,眼睛微亮,“对呀,还真有可能,那请谁好呢?田大夫邵大夫都下衙回去了,嗯,韦大夫还在,可以让韦大夫去看看。”周满摸着下巴思考起来,“其实四哥最主的不是晕船,他是心里忧惧,到在都不能安宁,所以才迟迟不好,已经给他开了安宁汤了。”白善便一叹,严肃些,“也不怪四哥害怕,我现在想来都后怕呢,今天唐学兄的信到了,他已经到江南。从魏
国产剧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