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道风云
庄先生年纪大了,活得越发平和,太子跟他上小课时虽还总忍不住些讥讽,但心境的确也慢慢平和了下来 孩子的大名是在洗三那天公布的,白善为他取名单字“牧”,“夏牧,”白善笑着看向周满,有所指的道:“这也应和了他母亲的,希望他将来能和他母亲一样”白二郎扑哧一下笑出声来,周满顺手抄起手边的枕头就朝白善砸过去,白善一把接住,笑着放回床上,“先生也说这个名字极好。”“先前取的不是这个。”“是啊但他出生后我心有所感,觉得这个名字更合他。”白善道:“谦谦君子,以自牧也,还有比继承父母之志好的名字吗?”“是啊,是啊,”白二郎努力憋住笑道:谦这个字多好呀,这下你们母都与它结缘了。”俩人这么一解释,周满略一思索,
大陆综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