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道风云
焦咏见他愣怔的模样,就伸手点着的脑袋道:“你能不能长点脑子,你是差点死了的人啊,不是和以前一样蹭破一块皮而已。”魏亭道:“其也是蹭破一块皮,就是那块皮比较大,比较深而已,把肠子都露出来了。”大家:……季抹了一把脸,问道:“那,那应文海判了?”“没呢,唐县令不叫我们旁听了,接下来要的估计是应太太了,就不知道唐县令拿住了多少证据。”魏亭说到这里一怔若有所思起来:“这样看来,唐县令把应文海抓关在牢里,其实也保护了他。”焦咏一头雾水:“怎么保护他了
大陆综艺推荐